制圖/張平原

  交了4000元錢,尚未參加考試,卻已在網上查到“證書”;“證書”還未拿到手里,家政機構就已安排為客戶試工?日前,想從事月嫂行業的胡女士向本報反映此事。

  記者聯系胡女士報名的培訓機構了解詳情,并就這一情況咨詢廈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及廈門市家政服務行業協會。

  學員報料

  交4000元尚未考試

  上網一查已有“證書”

  胡女士在廈門打工,她想從事月嫂行業。4月4日,她與我愛我妻(廈門)家政服務有限公司簽訂了一份培訓報名表,報考母嬰護理師(月嫂)、育嬰師兩種課程,交了4000元。

  胡女士說,她參加了該機構的培訓,該機構每周六進行資格證書考試,從胡女士提供的微信聊天記錄可以看到,4月11日(周六)清晨6點,該機構臨時通知取消當日的考試。4月17日,胡女士被安排上門試工,雇主并不滿意。次日,胡女士因被安排繼續試工,錯過了18日(周六)的考試。

  4月19日,胡女士試工失敗且未能考取證書,遂去與該機構的丁經理理論。在錄音中,丁經理反問胡女士:“你覺得考試重要還是賺錢更重要?”并勸告胡女士應該“轉變思想”。

  雙方不歡而散后,胡女士打開之前機構所說的證書查詢網站,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把自己的身份證號碼輸入后,竟然發現自己的證書已經在4月26日“頒發”了。她質疑,自己還沒有參加過考試,怎么就有了網上的證書呢?

  機構回應

  考慮客戶現實需求  網證并非最終證件

  記者就“證書”咨詢該機構,該機構負責人解釋說,胡女士在該網站上查詢到的信息只能證明她學習了什么科目,并非“證書”。

  不過,記者打開胡女士所說的“中國某理事會”官網輸入胡女士的身份證號碼后,確實看到了與胡女士全名、身份證號碼在同一個頁面的“高級母嬰護理師”和“高級育嬰師”證書,證書編號分別為“2GMY2004****”和“2GEB2004****”,

  頒發日期均為“2020年4月26日”。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記者又致電之前胡女士被安排去試工的雇主陳女士。陳女士告訴記者,在她收到的機構相關文件里,胡女士已獲得相關證書,所以她才愿意讓胡女士試工。

  該機構負責人解釋說,疫情期間,線下培訓暫停,但是客戶需求很迫切。考慮到客戶確有剛性需求,而胡女士也確實急需工作收入,因此才安排她為客戶試工。至于“證書”,機構仍然表示網站上的并非最終的證件。

  證書查證

  機構自行組織考試  人社局相關網站上查不到

  雙方各執一詞,記者致電廈門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該行業確實由機構自己組織考證,證書之間彼此的認可度也并不高。

  工作人員說,市民也可以選擇到位于長青路勞動力市場大廈的廈門市職業技能培訓總站相關窗口報名,在這里考出來的證書是可以在人社局官網的“職業技能鑒定證書查詢”或“國家職業資格證書全國聯網查詢”網頁中查到的。記者將胡女士在“中國某理事會”網上的證書編號輸入這兩個網站查詢后,均被告知“沒有查到相關信息”。

  會不會胡女士的證書還沒“頒發”,所以查不到呢?記者又輸入該理事會頒發給該機構另一名員工的紙質證書,查詢結果同上。

  記者隨后又用“天眼查”和“全國組織機構統一社會信用代碼公示查詢”網站對該理事會進行搜索,結果都是“暫無搜索數據”。記者嘗試撥打該理事會在網上留下的手機號碼和單位電話,但無人接聽。

  協會聲音

  未來有望規范化考核 將培訓和工作分隔開

  證書編碼和發證機構為何都無法核實?記者為此聯系到廈門市家政服務行業協會進一步了解詳情。廈門市家庭服務業協會名譽會長、秘書長謝赳告訴記者,自從2015年取消行業統一考試后,各個機構自己組織考試,這類“理事會”便層出不窮。

  謝赳說,數年來,協會多次出省走訪,查找這些發證的機構,卻經常找不到。即便真的找到機構辦公地點,也有不少是大門緊閉,無從聯系。在這樣的大環境下,所謂“考試”更多淪為一種形式——只要給錢,這些所謂的“理事會”就給“發證”。

  針對這樣的情況,協會已經和市人社局達成一致,將出臺具體措施規范市場。目前,人社部門已著手召集專門會議研究籌建家政行業技能鑒定站,該鑒定站有望年內建成。建成后,該站點將由我市人社部門指導,組織家政行業從業人員進行統一的規范化考核,從而將培訓和工作分隔開。

  來源:廈門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