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網5月22日訊(記者 謝宜萱 通訊員 蘇翠霞 文/圖)女兒6歲時被診斷為患有小兒類風濕性關節炎,伴有多種并發癥,一度癱瘓在床差點撒手人寰;丈夫2017年查出鼻咽癌,病情不斷惡化病灶已經轉移至全身,在醫院搶救5次才保下性命;婆婆突發精神疾病,如今也需要持續治療。一次次的家庭變故,并沒有將她擊倒。女兒與丈夫因為病情加重徘徊在生死邊緣時,不少人勸她放棄,她都選擇堅強面對。她說:“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就能撐下去。”她叫王燕妹,一位善良而又執著的陽光母親。

  談起女兒的病情,王燕妹心痛不已。

  女兒與丈夫先后身患重病

  近日,記者來到王燕妹位于晉江市西園街道小橋社區的家中,剛踏入家門,一名瘦弱的女孩就迎上來羞澀地遞給記者一瓶水。這是王燕妹的女兒,今年15歲。記者注意到,她握住瓶子的那雙手有些與眾不同,十個手指頭僵硬地往內收著,似乎無法伸直。王燕妹解釋說,女兒有小兒類風濕性關節炎,如今全身多處關節都已壞死,必須靠藥物維持日常生活。

  提起女兒的病,王燕妹有些心酸,“她6歲就患上這個病,那么小的孩子,每天都要遭受全身骨痛,尤其到了晚上更是疼痛難忍,連續哭喊6個小時是常有的事。我的心太痛了,但卻無能為力,這個病是無法治愈的,我只能每日每夜地陪伴她、安慰她,為她按摩以減輕疼痛。”

  因為要陪著女兒,她有好多年都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女兒哭累了睡著了,她躺在女兒身側卻輾轉難眠。

  然而,不幸并沒有就此放過這名可憐的母親。2017年,她的丈夫劉天賜被查出患有鼻咽癌,必須盡快住院病治療。因為女兒的病,家中已經負債累累,丈夫如果再住院,可能連女兒的藥都無法保證了。為了保證女兒每月1000元的藥費,丈夫放棄住院治療,選擇吃中藥緩解病癥,這令他錯過了治療的最佳時期,2018年5月,劉天賜的癌癥病灶轉移至骨頭,隨后迅速蔓延至下半身。

  困難重重不輕言放棄

  就在記者到訪的前幾日,他們夫妻二人才剛從上海回泉。原來,丈夫因為病情加重,不得不前往上海治療。進手術室前,丈夫對她說:“如果手術中遇到意外情況,就放棄吧,花太多錢也沒有意義,錢還要留給女兒治病呢。”

  誰知一語成讖。治療過程并不順利,醫生先后下了5次病危通知書。當時丈夫躺在病床上已經不省人事,一切的決定權交到了王燕妹一人手上。這位堅強的女子反復哀求醫生不要放棄,最終將丈夫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這已經不是王燕妹第一次面臨這樣的抉擇。2017年,也就是丈夫發病同年,她的女兒因為小兒類風濕性關節炎并發心臟功能衰退,癱瘓在床失去意識,送進ICU病房進行搶救。搶救過程中不斷有人勸她放棄,連醫生都告訴她就算救下來,病愈的希望也很渺茫,但她咬緊牙關堅持要求搶救到底。她說:“我的女兒受了那么多苦,堅持了那么多年,作為母親,我怎么能輕言放棄呢?” 最終,女兒被搶救了過來。

  “我的老婆是這個家最大的恩人,沒有她的善良與執著,這個家早就散了。”王燕妹的丈夫一直向記者重復著這句話。

  最操心女兒的醫藥費

  家庭接連發生變故,婆婆不能承受這樣的壓力導致精神失常,全家大大小小的事全憑王燕妹一人操持,她說:“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我就能撐下去。”

  目前最令她操心的就是女兒的醫藥費,“女兒的病必須每天吃藥,一旦不吃,關節就會撕心裂肺的痛,作為母親真的于心不忍。”她告訴記者,女兒每個月的藥費要花1000多元。丈夫生病后,家中生計主要靠她在家中承接一些零工及政府提供的低保維持。因為疫情,原本接的零工也做不了了,收入一下少了很多。

  “家里花銷很大。女兒看在眼里,想為我們減輕一點負擔,有一兩次瞞著我們沒吃藥,夜晚疼痛難忍,也不肯說出實情。我去數了數剩下的藥片,才發現她沒有吃藥。”說到此處,王燕妹數度哽咽。